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烟居士的博客

自题:寓于寒舍已过半生看穿那功名利禄方为士;本是烟云还如一梦淡泊它富贵荣华且安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】南北唱和 唐宋诗缘/2013年03月08日  

2013-03-08 21:09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转】南北唱和 唐宋诗缘  

文/凝眉

自在网易做博,结识很多惺惺相惜的朋友人。她(他)们之中可敬为师者,更是比比皆是。原有的一点文学功底,一点小骄傲,在这里早已相形见绌。

师者出书,我则愧受,唯以文字酬之。

然而诗友寒烟,已两次出书,两次赠之,我却未能道出片言只语。许是相识已久,身为粉丝已久,觉得赠书为情理之中,但更多的原因则是怕自己笔下苍白。

两年前寒烟出第一本诗集,嘱我作序,巧的是那一段时间,我心情很是糟糕,脑中一片空白,所有的文字,于我皆逃之夭夭。所以当寒烟的诗集出现在我的桌案时,觉得很是惭愧。而今寒烟的第二本诗集,已摆放在我的案头,我的笔岂可再休眠?

寒烟称得上是我的第一位老师,是他的诗,激起了我对于格律诗词的极大兴趣。文学爱好者,对于文字的喜爱自不必说,对于文字的精华“诗”,更可用顶礼膜拜来形容,只可仰视,岂是我辈俗人可近可玩焉?就是在这样的一种心态下,我感受着自寒烟的博客中飘出的唐宋之熏风。他如此娴熟的使用古人的格律,今人的语言,演绎着文字的魅力,令我折服不已。此后四年,他的博园留下我的足印无数。自此也开始了我对于诗词的蹒跚学步。不知自何时,我与寒烟之间有了唱和,大概是诗词自我的精神神坛走下来,成为我的朋友,成为我的知已时开始的吧。

文/凝眉

一羡寒烟君

西窗月落意迟迟,当是羡君遇故知。

读罢和诗心生憾,何时奉酒敬为师。

二劝寒烟君

人生自是痛别时,此后情怀托与诗。

夜捧赠书寻梵语,两心同梦有灵犀。

次韵酬释了凡长老两首
文/寒烟

缘结今生莫怨迟,未曾谋面已相知。

低吟浅唱喜同道,诗遇高才自是师。

一晤匆匆非惜时,粗茶无忌更谈诗。

赠我精编《净尘集》,读来定教长灵犀。

 行香子·拟闺怨词

文/凝眉

烟锁寒林,又是冬深。正红尘雪舞惊魂。温柔散尽,暗了星辰。忆那时风,那时雨,那时心。    曾向黄昏,浅唱低吟。醉词佐酒爱萦身。情缘易灭,亘古及今。奈心中事,眼中泪,梦中人。


寒烟雅和

行香子·次韵凝眉

染遍层林,绿浅红深。对关山、能不销魂?一帘美景,堪惜良辰。劝莫愁风,莫愁雨,莫愁心。    夜暗灯昏,也自沉吟。向谁语?独叹微身。尘根未断,忆故伤今。只旧时事,旧时泪,旧时人。

这里我要说,对于写诗人,彼此唱和,其中感受真是妙不可言。尤其是自己的诗,收到师长似的诗友雅和,更觉殊荣难得。正因为这份殊荣的重量,对于寒烟,有了更多的关注。

诗友中,大多为老师,老师们每天游走于文字之间,喜欢上诗词并非难事。还有一些为公务员,这也好理解,公务人员自身素质使然。寒烟既为后者,然而令我始料未及的是,寒烟身为公务缠身的检察院检察长,竟培养出如此闲情逸致,惊讶之至!他的检察官风采,更洋溢于诗词之间。且看他的:

检察寄怀

检徽闪闪意沉沉,责任如山知几分。

惩恶原须凭利剑,为民惟愿献丹心。

清风吹响公平号,热血凝成正义身。

荆棘塞途何所惧?但挥铁笔起雄文。

另一首感怀诗:

次吕文芳先生《癸巳元日抒怀五叠韵》(其一)

从来贪腐两交融,朗朗乾坤仰碧空。

生死难逃今与古,存亡须鉴外和中。

时闻物欲传闾巷,谁向江河挽世风?

惟借丹心系家国,一腔犹寄满江红。

再看他为本院大楼所撰的春联:

执法为民,月朗风清图正义;

扬鞭催马,丹心赤胆鉴忠诚。

 检察官的责任与义务,检察官的精神面貌凝聚于寥寥数语之中,这不只源于他对于诗词娴熟的把握,更看出他对于职业的尊重与热爱。再看他铁骨柔情的一面:

依韵罗裙山人《郊游即兴辘轳一组》(其一)

庭前艳艳尽梅枝,总把春光报与知。

今日东风明日暖,可怜又是忆君时。

无题

南国四时暖,冬犹疑似春。

忆来红豆句,未撷亦怀人。

这般情怀,这样的红豆句,亦藏于检徽之中。铁骨男儿,柔情诗,别是一番情致,一番寻味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对于寒烟,又多了新发现,他的书法亦堪称美妙,他的字将行书与隶书融为一体,自成一家,具有极强的辨识性,令人过目不忘。研习书法者,多也,然这般用心,集两种书法的优点惟我所用者,惟寒烟!当然他的书法不只是我喜欢,也受到了书法界的广泛认可,在这里,再次恭喜寒烟兄的书法作品获奖。

称寒烟为兄,当是我初涉书画之时。一年前,我一时兴起,学起了国画。也常将涂鸦之作传与博中,一日寒烟兄来访,竟对我的画大加赞赏,还意欲索之,我岂有不尽心尽力画之奉之?当然我岂是吃亏之人,画寄出后,我即索要他的字,之后沾沾自喜,这桩买卖太划算了!

顺告寒烟兄,您若出第三本诗集,若再蒙您抬爱,邀我作序,我定不辞。

2013.3.8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0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